• 25Jan
  • 非法持有或展示武器
  • 1/25/2018
  • 案例一:非法持有槍械 要負絕對責任

           陳先生來自台灣,以前在軍隊裡當過兵,從小喜歡玩槍。五年前,他住在Santa Monica,白人鄰居經常開party,非常吵鬧。有一次他忍無可忍跟鄰居理論,沒想到他的鄰居根本不理會他,而且帶有種族歧視的口吻來嘲笑他的英文不好。陳先生一氣之下,回家取出槍來想嚇唬他們。結果鄰居報了警,說陳先生持槍威脅他們,後來,陳先生在法庭上認了一項輕罪,上了脾氣控制課程後,案子了結了。

       雖然在結案的時候,政府的律師向他提過今後最好不要再有槍,因為加州刑法不允許他再擁有槍。後來有一次,陳先生與朋友外出打獵,被當地的警察稽查,看看他們是否有持槍證。他的四個朋友都沒事,可是唯獨他被警察發現了五年前的案子,陳先生因有犯罪記錄而不能持有槍械,所以他被警察指控非法持有槍械,要面臨六個月的牢刑。

    分析:
       加州刑法第12021節表示,雖然美國的憲法第二修正案保證民眾有權利持有槍支,可是在全美,加州政府在這方面的規定是最嚴厲的。在加州,民眾在購買手槍時必須提供身份證明,等候十天,經過背景調查才能獲准購買武器。但是,有四類人不允許持有武器。一,有任何與毒品相關的犯罪前科人士,如吸毒、販毒、製造毒品等,即使沒有被判刑,只要有與毒品相關的犯罪記錄的人是不允許有槍的。二,有任何重罪記錄人士,這不一定是指有攻擊性或暴力性的行為,如盜版等白領犯罪,刑罰超過一年以上,即使沒有真正坐足一年的人也是不允許擁有槍的。三,有一些嚴重性輕罪記錄人士,這些輕罪記錄包括家庭暴力,毆打罪,非法展示武器罪等,雖然沒有被判罪勞刑,但是因為這些罪名與他人的安全相關而禁止持有槍械。但輕罪的禁止持槍有十年的限制,十年後可以做犯罪記錄的清洗,要求法官在特許的情況下拿回持槍的權利。四,精神病患者或患有精神病前科的人,以及十八歲以下未成年人士,因為他們無法有理智地使用武器,因此法律不允許他們持有槍械。

       但是,華人社區常常有一些誤區。一起居住的家人或親友擁有合法槍械,但可能當事人有辦法拿到。例如,哥哥犯有家暴的前科不能擁有槍支,可是弟弟有權利買槍,警察上門搜查時,發現槍沒有上鎖,有犯罪前科的哥哥有辦法拿到弟弟的槍,在這種情況下,哥哥沒有辯護的理由,要負絕對的責任。另外,因為感覺到人身安全有危險而持槍自衛也是一種誤區。

       非法持有槍械是一項絕對責任行為(STRICT LIABILITY),不管有任何理由,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絕對的責任,輕者可判六個月的牢刑,而有重罪記錄的人,如非法持有槍械者可判罰十六個月至三年的牢刑。

    教訓:
       雖然美國授權民眾有持槍的權利,但是在買槍時,政府對持槍資格證的管制是合法的,符合美國憲法的精神。雖然加州的憲法沒有保障允許民眾持槍的權利,但是美國的憲法規定民眾有持槍的權利。當涉及到刑事案件時,在結案前,一定要向自己的辯護律師問清楚自己的犯罪記錄是否影響持槍的權利。


    案例二:傳統中國武術道具可視為非法武器

       住在亞利桑那州的何先生(化名)覺得美國生長的小孩子缺乏運動,而且他又自小愛好武術,因而趁著回北京探親時特意托朋友在體育器材店買了一副雙節棍和一副三節棍。因為他從小就會玩這些武術道具,回美後他可以自己傳授這些武術技能給小孩,一來可以全家人一起鍛煉,二來可以增進父子間的感情。何先生興高采烈地帶著這些禮物從北京搭機返美。誰知道此時卻發生意外,他從洛杉磯轉機飛鳳凰城要透過國際機場的安檢時,機場的工作人員發現他的行李中有雙節棍和三節棍,何先生自己承認這是買給小孩子練武之用。但是安檢人員將他扣留並逮捕,說何先生持有非法武器。他不但因為被扣押在洛杉磯機場的監獄而耽誤了回家的行程,而且還要面臨加州非法持械罪的刑事起訴,若罪名成立將會面臨六個月的牢刑。

    分析:
       加州刑法第12020節規定,民眾不得私自製造、擁有、出售能導致他人嚴重受傷或死亡的武器或爆炸品。在華人社區,練習武術是很好的運動,尤其是在武打名星李小龍,李連杰,成龍等拍攝的中國功夫電影的名揚全球,美國主流社會對中國武術所採用的非常厲害、可以置人于死地的武器敬而遠之。所以,在立法的過程中,他們將外來的武術道具都列為非法的武器,這些武器包括武士刀、匕首、飛鏢、短劍、飛爪等中國傳統的武器。
      
       有些華人密集城市的公園中,經常會看到一些華裔民眾使用國內帶來的或在華埠買到的短劍、長劍、雙節棍等健身。雖然這樣對身體是好的,可是被周圍的美國人看到就會認為他們是持有非法武器,而直接報警, 我們偶爾也會遇到此類誤觸法網的案件。

       很多華裔新移民認為此類武器法律是不公平的,是對中華武術的一個侮辱,一種誤會。筆者也就此事曾向多位州議員提議過,請求他們能提案修改這些法案,但是,大部份議員都認為目前加州犯罪率很高,若在修改武器法案上作出一些寬容的調整,很可能會被大部份的選民批評,因而要改變、取消將中國傳統武術道具視為非法武器的法規,困難重重。因而,在目前無法修改嚴苛的武器法規時, 盡管法規不公平的,但是法律畢竟是法律,大家都必須遵守。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對法律的無知并不是一個辯護理由,可是很多檢察官認為武器持有人是無心之過,他們的武器都沒有用來進行犯罪活動,如果涉案人士沒有犯罪前科,大部份檢察官都願意將輕罪改為違規罪,而不具犯罪記錄。

    教訓:
       每一個國家及地區都因為社會環境的不同而立了不同的法律。我們新移民既然選擇在美國居住,就應了解當地的法規。許多在亞洲地區行得通的做法未必能在美國可行,因而,了解居住地的法規才能避免不必要的法律麻煩。例如,在中國旅遊時,如果想要帶回這些武器,一定要問清楚海關以及自己居住州是否對這些武器有管制。此外,許多在跳蚤市場擺攤位的華商會出售一些日本武士刀,雖然在某些州,日本武士刀是可以合法出售及擁有的,但是有些州是不合法的,因為每個州對武器的定義不一樣。有時筆者要飛到外州到營救這些不懂英文卻為了生計而到處到全美各地跳蚤市場擺攤位的華人,他們往往因為出售幾元的進口刀、劍等工藝品而被逮捕,真是替他們心酸和難過。

    案例三:非法展示武器

       曾在臺灣當過軍人的李先生(化名)喜歡打靶射擊,有一次與朋友一起到打靶場練習,在回家時路經阿罕布拉山谷大道,當交通燈轉綠時,李先生發現前面的車子仍然停著不走,他本來是善意地按了下喇叭提醒一下前面的駕駛人士。但沒想到按了喇叭之後,前面車的年輕人卻跟他沒完沒了。該名亞裔男子染著一頭金髮、帶著耳環,還有紋身,疑似幫派分子,對他破口大駡,並且對李先生不斷地豎起中指。李先生爲了避免衝突,只好繞道走,沒想到對方卻仍不放棄,對他咬著不放,一路駕車跟著他。李先生覺得忍無可忍,如果這樣子被跟蹤回家,知道了他家地址,不知道對方會做出什麽事來,心裡很不放心。所以他趕快停下車,從後車廂里拿出他在靶場練習的手槍來,當後面的車子追上時,他拿起手槍向對方的車飛了兩下,疑似幫派小子的司機發現李先生手裡有槍,該名男子就知趣地趕快駕車跑掉了。

       沒想到,李先生剛到家不到半個小時,警察就上門了,說有人打電話報案說他展示武器威脅他人,所以李先生就被警察帶走,並被指控非法展示武器,面臨一年的牢刑。

    分析:
       加州刑法417節規定,任何民眾不能向沖著他人帶著威脅性地非法展示自己的手槍或武器。其實,該法規并不在乎展示者是否有真正傷害對方的意圖,主要是看對方看到展示者的槍或武器時是否感覺到害怕,如果會害怕或自己感覺到性命受到威脅,展示者的示械行為就構成了刑事罪。

       我們所處理過的的華人非法展示武器案件大都涉及到以下這些很情況: 例如,他人在高速公路搶道,你將車上的手槍展示出來;你與他人爭吵,一氣之下拿起菜刀想嚇走對方;他人欠你錢不還,你帶上幾個朋友到他家裡討債,其中一人身上帶著槍,故意展示腰間的槍等。

       在持槍壯膽或向他人展示槍械時,有時手槍并沒有上膛,或展示的只不過是玩具槍,這些都不重要,而對方看上去感覺是不是真正的槍而感覺到害怕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在展示刀械過程中不慎傷到人了,持刀人可以被指控用致命武器襲擊的重罪而被判一年以上的牢刑。如果沒有人受傷,便是輕罪的指控,如果罪名成立,將被判至少三十天、至多一年的牢刑,也會失去持槍的權利,並且會有不良的犯罪記錄而影響自己的工作及移民身份。

       通常,被告辯護的理由是自己沒有展示武器,是對方故意編造故事,或受害人認錯人,展示武器者并非自己;或者是自己受到生命威脅,展示武器是正當的自衛,是作為保護自己之用。

    教訓:
       在美國,做任何事都不能意氣用事,往往一氣之下會做很多錯誤的決定。非法展示武器這類案子,不是說自己有沒有意圖去傷害別人,而是對方是否感到威脅。就算你展示的是玩具槍,只要別人受到威脅,這就是觸犯法律的。因此,當遇到事情時,我們要保持冷靜、理智是非常重要的,一時沖動,或圖一時的出氣,往往會一失足而成千古恨。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