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Jun
  • 安達信妨礙司法罪成立
  • 6/23/2002
  • 陪審團經過 10 天研議,以較為狹義的解釋,判定安達信法律部門律師南西?坦普(Nancy Temple),下令把一份討論有關處理安然案的內部備忘錄的重要內容刪除,有意湮滅證據,因而把安達信定罪,而非純就安達信去秋大肆銷毀與安然有關的文件來論罪。

     這是首次有大型會計公司被定罪,也是政府對安然公司去年 12 月宣告破產進行的刑事調查首次勝訴。政府已控告安然公司主管利用稽查人員批准的會計花樣隱匿巨額債務,並希望藉著把安達信定罪乘勝追擊。

     安達信及其律師則對陪審團的裁決表示失望,並揚言上訴,宣稱安達信銷毀安然文件絕未犯法,政府也未能證明該公司有人刻意阻撓調查作業。

     本案預定 10 月 11 日宣判,安達信最高可能獲判罰款50 萬元,並賠償法庭斷定它的不法行為造成的損害;或是它從其中獲得的任何利益的兩倍懲罰。安達信另外也面對安然公司股東和債權人的告訴,可能被迫賠償數億元。

     不過,15 日的裁決最重要的影響,就是安達信稽查股票上市公司的資格。因為這種稽查作業必須獲得許可,並向證管會負責。宣判才數小時,證管會即宣布安達信已自動放棄這種資格,並將在 8 月底停止稽查作業。

     事實上安達信已剩下一個空殼子。自今年初以來,它原有的 2311 家股票上市客戶,已流失 690 家。它在美國境內的員工也從 2 萬 7000 人減至一萬人,有些是裁員,有些是整個辦事處和業務投向別的會計公司。

     檢方指控安達信故意阻撓包括證管會在內的外人追查安然的會計作業,並表示陪審團的裁決反映這件罪案的重大意義,也向幾乎每天都面對財務醜聞的會計業提供重要教訓,提醒業者弄清事情的輕重緩急。安達信就是只重視保護自己和作為客戶的安然公司,卻忽略了投資大眾的利益。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