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Oct
  • Uber 及Lyft車禍事故
  • 10/8/2018
  • Uber 及Lyft車禍事故

    Uber及Lyft是加州目前最有潛力的共乘公司。在加州,此類交通網路公司(Transportation Network Companies)或稱做TNCs是由California Public Utilities Commission(CPUS)及其法規所管理。此法規如下:
    要求共乘公司至少須購買最低的汽車保險(在車內有乘客時保額至少$1,000,000)
    要求共乘公司對於其駕駛進行背景調查。乘客因搭乘Uber或Lyft而成為意外事故或犯罪的受害人時,有以下的救濟方式:
    向Uber或Lyft提起車禍理賠訴訟;
    向該Uber或Lyft駕駛或乘客提出毆打傷害的賠償訴訟;
    向該Uber或Lyft駕駛或乘客提出性騷擾的賠償訴訟。
    除此之外,倘若駕駛人因為替TNC工作期間受傷或者認為自身的工作條件受到破壞時,也可以向Uber 或 Lyft提出訴訟。
    一般大眾亦可向California Public Utilities Commission以消費者的身分提出投訴。

    1. 認識Uber與Lyft
    此類公司利用電腦的程式,將有程車需求的顧客與其附近願意提供程車服務的駕駛聯結在一起。一般稱做“共乘服務”,也稱做 “交通網路公司”。
    在加州,此類經登記的共乘的公司約有14家。除了Uber與Lyft之外,California Public Utilities Commission另外向9家公司核發了共乘的執照,同時有另外有3家公司提供專門載運兒童的服務。

    2. 共乘與計程車有甚麼不同?
    交通網路公司(共乘)與傳統的計程車及禮車服務的不同處如下:
    共乘的汽車比較不如計程車及禮車顯眼;
    共乘的駕駛自訂其提供服務的時間;
    共乘的駕駛人可以選擇不接受特定的乘客或路線;
    共乘的駕駛人通常駕駛自己的車子自負車輛的維修責任。
    除此之外,無論計程車駕駛是否在上班,都被要求購買24/7的商業保險。
    而共乘公司的商業保險只有在車內有乘客或是駕駛人登入共乘的app尋找乘客時才適用。當駕駛人自己一人在車內時,只適用駕駛人本身的保險,該保險可能只有法定最低額15/30/5,意思是保單範圍只有:
    單一事故只有一名受害人(受傷或死亡)的情況下,保額上限為$15,000;
    單一事故有多名受害人(受傷或死亡)的情況下,保額上限$30,000分配給所有受害人;
    對於其他的車輛或財產損失賠償上限為$5,000。

    3. 共乘時發生車禍該怎麼辦?
    共乘車禍的責任歸屬需考量以下要件:
    誰應負擔事故責任;
    受傷之人是否為乘客;
    事故是否發生在駕駛提供服務的期間或使用app尋找乘客的期間。
    倘若駕駛(及其保險公司)需負擔事故責任,則該責任歸屬並不會因為該駕駛當時是否在提供共乘服務而有所改變。
    一旦駕駛開始使用App尋找乘客,則共乘公司及其保險公司就開始承擔責任。駕駛、車上的乘客及行人若受有傷害,接能夠向保險公司進行索賠。

    4. 如果Uber或Lyft駕駛有犯罪行為,我可以提起訴訟嗎?
    倘若乘客受到Uber或Lyft的駕駛的毆打或性騷擾行為,則可以提出賠償訴訟:
    醫療費用
    求助心理醫生的費用
    失去的工資
    喪失的工作能力
    痛苦與苦楚
    不當死亡
    懲罰性賠償
    是否可以對於共乘公司提出訴訟需依照具體情況決定。關鍵在於共乘的司機是否應視為共乘公司的員工或者僅僅是獨力承攬人。倘若司機是共乘公司的員工,則被害人可依照以下的法規向共乘公司求償:
    僱用人的連帶責任相關法規
    僱用人選任員工的過失及監督責任
    疏於進行背景調查的責任

    5.  Uber與Lyft的駕駛是共乘公司的員工? 或僅是獨立承攬人?
    Uber與Lyft接任為其駕駛僅是獨立承攬人,共乘公司僅是如eBay及Craigslist一樣,媒合乘客與駕駛。至今,共乘公司皆選擇在法官決定這個議題前將案件和解。然而,倘若駕駛是共乘公司的員工,則California Labor Commission針對工時及薪資的相關法規將有適用的餘地。雖然至今法院尚未做成決定,但其隨時準備接受相關的爭論。

    6. Uber與Lyft駕駛人關於工資及工作時數的爭議
    Uber與Lyft接任為其駕駛僅是獨立承攬人,因此不適用於加州勞工的相關法規的保護,包括工時、加班費、最低工資,失業保險及勞工保險。共乘公司基本上會要求其駕駛簽立書面文件承認其為獨立承攬人。在2016年出,Lyft與一群曾經承認自己為獨立承攬的人駕駛人在集體訴訟中達成和解。Uber目前也正面臨類似的訴訟。Uber與其駕駛人所簽立的合約並非最終認定的標準,而應該探求法律的規範,從Uber對於駕駛人的工作方式是否具有掌控權來決定。
    California Labor Commission目前在至少一件案件中,認定Uber的駕駛人是其員工。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