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Sep
  • 自願承擔風險
  • 9/16/2018
  • 自願承擔風險

    所謂 “自願承擔風險” 是指將受傷的責任轉嫁給自願從事運動或其他具有風險的活動之人。依照加州法律,自願承擔風險之原告將被禁止對於其受傷事故請求賠償的,除非:
    被告有重大過失行為或魯莽行為或者故意使原告受傷;
    被告的行為完全超出一般人於該活動當中會做出的行為。
    在加州最常見的自願承擔風險的情形如下:
    運動傷害
    在健身房受傷的案件
    職場意外
    原告簽立 “免責與自願承擔風險書”後所從事的活動

    1. 何謂 “自願承擔風險”
    一般來說,民眾有合理的注意義務來防止受傷事故的發生。然而,加州的 “自願承擔風險”原則是此義務的例外之一。加州的最高法院在1992年的案件 Knight v. Jewett中創立了此原則。在此案件中,加州最高法院將自願承擔風險原則分為兩種:
    1. “主要自願承擔風險” : 在此規則下,由於某活動的本質即包括受傷的風險,因此被告不須對普通過失行為負擔責任;
    2. “次要自願承擔風險” : 被告仍然對於原告負有注意義務。

    1.1 “主要自願承擔風險”
    在Knight案件中,法院認定如果原告的受傷是來自於其自願從事的活動,例如運動,而該活動本質上即具有風險或危險時,被告就不須對原告負責。
    法院解釋如下:
    “某些活動具有本質上的危險,如果強制減輕這些本質上的危險將會改變此活動的本質,或限制對於其的熱烈參與。為了避免寒慄效應的產生,原告所從事這些活動的場所之所有人、占有人與公司,並沒有義務消除該風險。”
    此情形即稱作“主要自願承擔風險”。
    例如: 被球擊中乃是棒球運動本質上存在的風險,因此在社區棒球場打棒球的民眾自願
    承擔被球擊中的風險。
    1.2 “次要自願承擔風險”
    有時,次要承擔風險並不完全禁止原告請求損害賠償,而是依照加州比較過失法律的規定來進行。
    活動本質上不並具有受傷的風險,或該活動並不合法,但如果原告仍然承擔了受傷的風險,此時則稱為 “次要自願承擔風險”
    此時發掘事實之人(通常為陪審團)將決定雙方對於原告受傷所應負責的比例。
    例如: George到當地商店想要租用電動的清潔器用以清洗其陽台。店員Hank表示由於該清潔器在使用中會產生火花,因此無法將其出租。George堅持要租用該清潔器並表示會小心使用,於是Hank將其出租。不料,之後George使用該清潔器時起火並造成其燒傷。
    此案中,雖然George自願承擔了受傷的風險,但是商店仍須對於其顧客盡到合理注意義務以避免受傷產生。因此雙方都有責任。陪審團將來決定如何分配造受傷的責任。
    2. 何時可以適用自願承擔風險的原則?
    如果被告違反法律規定或不合理地提高活動本質的風險,則自願承擔風險原則將不能用來禁止原告提起賠償訴訟。
    例如: Bob在棒球友誼賽中擔任投手。比賽進行到九局下半兩出局,雙方平手,由對方的強打Carl上場打擊。Bob故意對其投出頭部觸身球使其退場。本案中,雖然在棒球比賽中不小心被球擊中為此運動本質上所具有的風險,但沒有人會預期在友誼賽當中遭受故意頭部觸身球的對待。因此,Carl並不承擔任何故意造成其受傷的風險。如果Carl能夠證明Bob有故意、或甚至魯莽行為或重大過失行為導致他受傷,Bob即應對其受傷負責。
    3. 如果原告簽立了免責書該怎麼辦?
    有時提供風險活動的公司或個人會要求參與者簽立自願承擔風險的免責書,要求原告自願承擔受傷的風險。如果如果承擔的風險為普通的風險,則在加州,此合約將是有效的。
    然而,被告不能要求免除其故意、重大過失或魯莽行為的責任。被告也須對自己的違法行為負責。
    例如: Julie在報名健身房時被要求簽立會員同意書,該書的條款要求其承擔受傷的責任,即使該受傷是因為健身房或其員工的過失行為所致。某日Julie在運動中因為繩子斷裂造成其背部受傷,但健身房卻要求Julie自負其責。之後透過律師的調查發現,健身房沒有依照設備製造商的建議保養繩子。最終,將由陪審團來決定健身房的行為是屬於普通過失或重大過失。
    相關的問題,請酌參文章 “加州免責書”。
    4. 人體傷害事故律師將如何協助?
    被告通常會以自願承擔風險來當作拒絕賠償的藉口。然而,活動本身具有風險或者原告簽立了免責書並不代表被告不需要負責。有經驗的律師了解自願承擔風險複雜的法律規範,能夠將案件反敗為勝。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