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Sep
  • 失去配偶權
  • 9/16/2018
  • 失去配偶權

    所謂失去配偶權,是指因為不當傷害行為 ,造成配偶或在加州經過登記的同居人失去配偶的相愛、相伴權以及道德支持。 
    失去配偶權賦予原告尋求非財產上的損害賠償。此主觀的損害賠償的目的是在於填補失去的配偶或同居人的陪伴與日常關係。
    至於賠償的內容則不包括財產上的損害賠償,例如受傷配偶所失去的工資或醫療費用。失去配偶權所能獲得的賠償則近似於對於痛苦於苦楚的賠償。
    在加州,配偶(或經登記的同居人)必須證明以下四點來請求失去配偶權的賠償:
    1. 因為他人的過失或不當行為造成配偶或同居人受有傷害
    2. 傷害產生之時有合法的婚姻關係存在,或者同居人已經為有效的登記
    3. 原告失去配偶或同居人的相伴
    4. 失去的相愛相伴是因為被告的不當行為所產生的

    1. 加州法律如何定義 “失去配偶權” ?
    失去愛、陪伴、慰藉、關心、協助、保護、喜愛、社交、道德支持;及
    失去親密關係及孕育下一代的能力(如果適用)。

    2. 配偶可以尋求如何的賠償 ?
    配偶可尋求陪審團裁定的合理金額的非財產上的損害賠償。加州法律將 “非財產上的損害賠償” 定義如下:
    “主觀的非財產上損害賠償包括但不限於: 痛苦、苦楚、不便、心理上痛苦、精神上痛苦、失去的社交與陪伴、失去的配偶權利、對於聲譽與人權所造成的傷害”。
    非財產上損害賠償則沒有固定的計算方式。受傷情況越嚴重與越長久,賠償金額也就越高。
    2.1 何種損害是無法請求賠償的 ?
    失去配偶權的賠償不包括以下幾種:
    因配偶受傷所喪失的經濟支持
    因配偶受傷而原告對其提供的個人服務,例如原告已提供及將提供的照護
    任何原告為了要照顧受傷的配偶所放棄的工作收入
    僱用他人來取代原先應由受傷配偶從事的家務活動的花費

    2.2 如果配偶受有永久性的傷害該如何 ?
    如果配偶所受的傷害是恆久的,則損害將持續至其中預期壽命較短的配偶死亡之時。因此,預期壽命應該依照配偶受傷前的情況來衡量,如此配偶才不會因為其縮短的生命而被懲罰。例如,即使石棉肺患者通常壽命較短,但使洛杉磯的陪審團仍裁定石棉肺患者的妻子,可獲得4百萬的賠償,作為其已失去及未來將失去的配偶權的賠償。
    3. 失去配偶權的訴訟要件為何?

    1. 有效及合法的婚姻關係或經登記的同居關係
    2. 原告的配偶或同居人因他人的不當行為而受傷
    3. 原告失去了配偶權
    4. 失去配偶權是因為配偶受傷所造成

    3.1 有效及合法的婚姻關係
    一般來說,原告必須證明其在配偶受傷之時,與其存在有效及合法的婚姻關係或經登記的同居關係。倘若原告配偶是在雙方結婚或登記同居之前(或分手後)才受傷,則原告通常無法尋求失去配偶權的賠償。
    例外的情形為: 即使不法行為已經發 生在前,但該受傷情況需要到結婚或同居後才有發現的可能。此時,雙方的生活應自發現該受傷情況後才開始遭受影響。
    例如: Lou是一位50歲的工地工人,他與Tom登記為同居人。即使Lou因為工作的關係已經暴露在石棉的環境超過25年,但在登記時他是健康的。幾年後,Lou被診斷患有石棉肺,而這是一種嚴重且致命的疾病。即使該疾病是因為同居前長期暴露於石棉的環境所致,但該症狀是於同居後才顯現。此案中的失去配偶權是從Lou的症狀開始顯現並使Tom失去其配偶權開始計算。
    3.2 配偶的不當受傷
    原告必須證明他人對其配偶或同居人有侵權行為(不法行為)的存在。該行為可以為:
    過失行為
    重大過失行為
    魯莽行為
    故意侵權行為(不法行為)
    嚴格責任 (規範在商品責任與狗咬受傷的相關法規當中)
    3.3 原告失去了配偶權
    在此類案件中,證明損害往往是最困難也是最令人感到不舒服的部份。
    雖然此類案件牽涉到原告的損失,但通常訴訟會專注在配偶喪失的能力與行為的變化。對於配偶行為的改變如何影響雙方關係侃侃而談經常令人感到不舒服,尤其在主張失去親密關係時。專業的律師知道如何在陪審團面前將損害最大化,同時將客戶作證及詰問時所面臨的困難最小化。
    3.4 配偶的受傷造成損失
    即使他人有不法的行為,原告還是須要證明失去的配偶權是因為該不法行為所致。
    依照加州法律的規定,如果配偶權的失去另有原因,例如婚外情等,則原告就不能尋求失去配偶權的賠償。有經驗的律師知道如何將被告的不法行為與失去配偶權連結在一起。
    4. 受傷的配偶是否需要對於自身的傷害提出訴訟?
    不需要。加州法律規定失去配偶權是一個獨立的侵權類型,無須受傷的配偶向法院證明其有受傷。不過,如果受傷的配偶敗訴或者同意應由其他人對其受傷負責,則其配偶就無法尋求失去配偶權的賠償。
    例如: Winnie 在晨跑時被狗咬傷,導致其毀容及手部的嚴重傷害以及痛苦與苦楚。她向狗主人提出訴訟但是敗訴。由於訴訟已經宣告狗主人沒有責任,因此Winnie的先生將無法提出失去配偶權的訴訟。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