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Sep
  • 生存者取得權
  • 9/16/2018
  • 生存者取得權

    在加州,若有人因為他人的過失行為、魯莽行為或故意行為而死亡,此時可以對於加害人提出兩種訴訟:
    1. 不當死亡訴訟: 賠償親屬的損失;
    2. 生存者取得權訴訟:賠償死者死亡前所造成遺產的損失。
    生存者取得權是規範在California Code of Civil Procedure 377.30當中。之所以稱為生存者取得權,是因為依照此法的規定,請求賠償的權利不會隨死者的死亡而喪失。
    不當死亡訴訟與生存者取得權訴訟的差別:
    與不當死亡訴訟不同,生存者取得權訴訟的目的並非用來賠償死者家屬的損失。相反的,生存者取得權訴訟是用來賠償死者的遺產於其不當死亡前所遭受的損失。
    生存者取得權訴訟所請求賠償的內容為何?
    醫療帳單
    失去的工資
    個人財產損失
    這些損失是在不法行為之後但死亡發生之前所產生的。意旨,如果該死亡是緊接在不法行為後瞬間發生的,則可能就沒有生存者取得權訴訟的權利。
    然而,只要死者在不法行為後曾經短暫存活,即使所產生的經濟上損失微乎其微,仍然有生存者取得權訴訟的適用。
    生存者取得權訴訟具體情況列舉下:
    年長者因為老人院的忽視或虐待而死亡
    某人中槍後於送醫途中在救護車上死亡
    溺水者於醫護人員執行多次心肺復甦術後仍死亡
    某人因為他人酒後駕車而被撞死
    因為爆炸裝置引爆而死亡之人,其被毀壞的衣物與背包
    生存者取得權訴訟使否能尋求死者所受痛苦與苦楚的賠償?
    否。但加州法律允許在生存者取得權訴訟中尋求懲罰性賠償金,該類的賠償金在不當死亡訴訟中是不被允許的。因此,生存者取得權訴訟是用來尋求金錢賠償的理想的途徑。

    不當死亡訴訟與生存者取得權訴訟可以在同一個訴訟程序中提出嗎 ?
    可以分開提出或在同一個訴訟程序中提出。不過,兩者的訴訟原因是不同的,並且對於提起訴訟的要求也是不同的,包括訴訟人資格不同以及時效的不同。細節如下:

    不當死亡 CCP 377.60 生存者取得權訴訟 CCP 377.30
    由血緣關係較近的親屬提出 由遺產管理人提出                            
    賠償親屬的損失 賠償遺產的損失
    可尋求財產上的損害賠償 可循求財產上的損害賠償
    不得尋求痛苦與苦楚的賠償 不得尋求痛苦與苦楚的賠償
    不得尋求懲罰性賠償金 可尋求懲罰性賠償金
    須在死亡後兩年提起訴訟 須在不法行為發生後兩年或死亡後六個月內提起訴訟(以後完成者為準)

    1. 在加州法律的規定下,何謂生存者取得權 ?
    一般來說,原告的訴訟權將因為原告的死亡而喪失,除非法律例外規定該訴訟權應持續存在。Code of Civil Procedure 377.30中就有該例外的規定。該條款允許死者的遺產的管理人,代替死者就其所受的損害提起訴訟。

    2. 誰具有提起生存者取得權訴訟的資格 ?
    請注意,不當死亡訴訟與生存者取得權訴訟所賠償的對象各有不同。
    生存者取得權訴訟所賠償的對象是死者的遺產在死者死亡前所遭受的損害。而不當死亡訴訟則是賠償家屬因為失去死者而產生的損害。
    因此,生存者取得權訴訟應由死者的代表人提起;如果沒有代表人,則可由死者的繼承人提出。在許多案件中,該代表人為親屬成員,但也可以是其他人。
    有些死者的代表人則為律師、會計師、朋友或其他名列在信託或遺囑之人。

    3. 在生存者取得權訴訟中可以尋求甚麼樣的賠償?
    賠償僅限於死者於不法行為發生後,其死亡前所產生的財產上損害。由於死者必須存活一段時間始能產生損失,因此如果死亡是緊接在不法行為後瞬間發生的,則可能就無法提出生存者取得權。然而,此情形並不影響親屬在不當死亡訴訟中尋求賠償。
    加州法院對於財產上損害的認定相當寬鬆,以利生存者取得權訴訟的提出。只要死者非瞬間死亡,在須臾間通常即會產生財產上損害,即使該損害為衣物或私人財物的微小損害。
    財產上損害賠償的項目例示如下:
    死者因為他人的不當行為所產生的醫療帳單
    他人的不法行為所造成死者財產的損失
    死者在不法行為發生後死亡前所喪失的工資

    4. 遺產管理人是否能尋求痛苦與苦楚的賠償?
    否。無論是不當死亡訴訟或者生存者取得權訴訟都不允許尋求痛苦與苦楚的賠償。
    5. 是否能在生存者取得權訴訟中尋求懲罰性賠償?
    可以的。這也是生存者取得權訴訟與不當死亡訴訟最大的差別。加州法律不允許在不當死亡訴訟中尋求懲罰性賠償。
    然而,受害人仍須在死亡前受有財產上的損害,無論該損害有多微小。只要受害人曾短暫存活,就能夠在生存者取得權訴訟中提出財產上損害的賠償。如此可以避免惡性重大之人,例如殺人犯,逃避賠償的責任。
    例如: O.J. Simpson民事訴訟
    Simpson被控謀殺其妻Nicole Brown與友人Ronald Goldman 。
    在刑事審判中,Simpson被陪審團裁決無罪,但Brown與Goldman的親屬另外在民事法院提起不當死亡與生存者取得權訴訟。
    在生存者取得權訴訟中,法院認定由為死者幾乎是立即死亡,所以僅受有些微的財產上損失。不過,法院仍判定 $12,500,000的懲罰性賠償金。其主因可能是因為在生存者取得權訴訟中,懲罰性賠償金的數額只是部分參考受害人實際所受的傷害;而不當死亡訴訟則是賠償遺產所受有的有限的財產上損失。
    6. 如何決定懲罰性賠償金的數額?
    懲罰性賠償的目的是用來懲罰不法行為之人,並且阻嚇其他人日後有相同的行為。
    被告的行為如果是屬於 “惡意、詐欺或脅迫 ”的行為,則更具有可責性,因為被告蓄意地及有意地漠視他人的權利與安全。
    懲罰性賠償金的計算標準有三個:
    1. 被告行為的可責性
    2. 受害人實際受有的傷害
    3. 被告的賠償能力
    受害人實際受有的傷害與其在死亡前所受的財產上的損失不同。如同在O.J. Simpson的案件中,受害人實際受有的傷害往往更大。
    因此,提出不當死亡訴訟外,再加以提起生存者取得權訴訟是相當重要的。
    7. 生存者取得權訴訟的時效為何?
    與不當死亡訴訟的時效是自死亡後開始起算不同,生存者取得權訴訟的時效是從不法行為產生時即行起算。生存者取得權訴訟,應於以下時間內提出 (以時間較晚完成者為準):
    不法行為發生後兩年內;或
    死亡後六個月內。
    倘若不法行為與其所造成的死亡是同時發生,則不當死亡訴訟的時效與生存者取得權訴訟的時效將同時或幾乎同時起算。有時,此兩種訴訟時效起算的時間點會有差別,有時候差幾天,有時會差別較大。
    例如: Joe 是一位居住在加州老人院的年長的殘疾人士。他的護士對於協助Joe翻床一事感到厭煩,因此時常不為之,造成Joe產生褥瘡,進而因為發炎而喪命。
    醫療專家認為不法行為約在2015年1月發生,而Joe則是約在一年半後的2016年8月死亡。
    Joe的遺囑應在2017年2月前(也就是死亡後六個月內)提出生存者取得權訴訟。此案例中,生存者取得權訴訟的時效將比不當死亡訴訟的時效晚一些才完成。
    同時,Joe的親屬應在2018年8月(死亡後兩年內)前提起不當死亡訴訟。
    由於生存者取得權訴訟是唯一尋求懲罰性賠償金的方式,因此必須在法律所訂的時間內提起訴訟。一位有經驗的律師能確保即時向法院提起訴訟。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