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Sep
  • 懲罰性賠償
  • 9/16/2018
  • 如何在人體傷害訴訟案件當中獲得懲罰性賠償

    California Civil Code §3294 允許原告在人體傷害案件中尋求懲罰性賠償。在加州,懲罰性賠償又被稱作 “exemplary damages ”。
    與賠償性賠償不同(例如醫療帳單、失去的工資、喪失的工作能力與痛苦與苦楚),懲罰性賠償並非基於原告所受有的損失來計算,而是依據被告行為的可責性以及被告的賠償能力來決定。
    懲罰性賠償的目的是懲罰被告的惡意行為、詐欺或脅迫行為,通常是針對故意傷害案件或極度的魯莽行為。
    如果懲罰性賠償被允許,在加州,其將與賠償性賠償金額分開計算後支付給被告。
    1. 何時原告可以尋求懲罰性賠償?
    California Civil Code §3294 允許陪審團在人體傷害的案件中裁定懲罰性賠償。原告必須清楚且令人信服地證明被告的行為是惡意的、具有脅迫或詐欺性。
    懲罰性賠償並非用來填補原告的損失,而是用來:
    懲罰那些行為惡性特別重大的公司或個人;
    避免被告或其他人效尤該惡性重大之行為。

    2. 法律定義下的 “惡意、脅迫或詐欺行為”
    California Civil Code §3294(c) 將 “惡意、脅迫或詐欺行為”分別定義如下:
    “惡意行為” 意旨:
    被告的故意行為用以造成原告的傷害;或
    被告的可鄙行為,蓄意並且有意地漠視他人的權利或安全。
    “脅迫行為”意旨:
    被告的可鄙行為,使他人受制於殘酷與不當的痛苦,蓄意地漠視他人的權利。
    “詐欺行為”意旨:
    故意的虛偽陳述、欺騙或對被告故意隱瞞重要的事實;
    被告的故意行為,用以剝奪他人的財物或法律上權利或造成他人受傷。

    3. 何謂 “清楚且令人信服”的證據 ?
    為了獲得賠償性賠償,原告必須以優勢證據來證明所有訴訟要件皆成立。
    意思是原告必須能夠證明每一個訴訟要件很有可能為真實。
    然而,對於懲罰性賠償,原告必須以 “清楚且令人信服的證據” 證明有惡意、脅迫或詐欺行為。
    加州法律下並沒有具體定義這些名詞,不過其舉證責任與可能性要比 “優勢證據”還要高。
    4. 獲得懲罰性賠償的程序
    原告須在訴訟中要求被告支付懲罰性賠償,但無須提出具體的賠償金額。
    懲罰性賠償有時會與被告的有責性一同決定。不過,原告可以要求將此兩個議題分開審理。若是如此,則陪審團將不會知悉任何關於被告財產或財務狀況的證據,直到
    1. 原告勝訴;
    2. 陪審團裁定被告有惡意、脅迫或詐欺的行為。
    只有在此時陪審團才會知悉關於被告財務狀況的證據,並且決定懲罰性賠償的數額。如此可以避免陪審團對於富有的被告產生偏見。
    5. 陪審團如何決定懲罰性賠償的數額 ?
    加州的人體傷害案件中,並沒有針對對懲罰性賠償金有具體的計算標準。
    陪審團會考慮以下標準來決定是否同意懲罰性賠償以及其數額:
    1. 被告行為的可責性;
    2. 懲罰性賠償金的金額與原告所受的傷害是否有合理的關係;
    3. 考量被告的財務狀況後,究竟多少金額能夠懲罰被告並且避免他人效尤 ?

    6. 在加州,懲罰性賠償金是否有賠償上限?
    不像其他州(例如內華達州),加州針對人體傷害案件的懲罰性賠償金數額,並未設定上限。但是,憲法第十四條的正當程序條款禁止過於龐大或恣意的懲罰。
    最高法院判定,懲罰性賠償金額必須與須支付給被告的賠償性賠償金額有合理的關係。行為的可責性越高,賠償數額就越大。
    最高法院判定 “懲罰性賠償金數額不應超過賠償性賠償金數額的個位倍數,始符合正當程序原則 ”。
    例如: Robert因為一件嚴重的工地安全事故而獲賠$100,000。陪審團認定工程公司蓄意且故意地漠視他人的權利或安全。依照法規,該行為符合“脅迫”的定義。Robert的律師並且證明了工程公司擁有巨額的資產,陪審團裁定$5,000,000的懲罰性賠償金。
    不過,法官卻認為該懲罰性賠償金額過高,因為其等同於判給Robert賠償金額的五十倍。因此,法官將懲罰性賠償金減為$500,000(等同於賠償金額的五倍)。
    Robert總共獲得$600,00的賠償: $100,000的賠償金與$600,000的懲罰性賠償金。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