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Sep
  • 魯莽行為
  • 9/16/2018
  • 加州人體傷害案件中的魯莽行為
    依照加州法律規定,“魯莽行為” 的可責性高於過失或者重大過失行為,但低於故意行為。
    魯莽行為的要件如下:
    1. 一個人明知其行為極有可能造成他人的傷害,並且
    2. 刻意漠視該風險。

    1. 加州人體傷害法律下所定義的 “魯莽行為”為何 ?
    必須主觀上的可責性高於過失行為。單單未採取預防措施並非魯莽行為。
    此外,魯莽行為還必須包刻意漠視對於他人極有可能產生的傷害。
    例如:洛杉磯某馬場的工作人員讓沒有經驗的騎馬者,騎著馬在崎嶇不平的地帶奔馳。騎馬者從馬背上跌落,造成頭部受傷。
    即使該工作人員並沒有傷害任何人的意圖,但他的行為可能比過失行為還具有可責性。該工作人員有意地漠視該沒有經驗的騎馬者可能因為馬兒奔馳而受傷的高度風險。
    2. 魯莽行為所造成的損害
    人體傷害案件的損害分為兩個部份:
    補償性損害賠償
    實支實付的開銷,例如醫療帳單與工資損失; 
    懲罰性損害賠償
    目的是懲罰惡意程度特別高的行為,並且防止他人效尤。

    2.1 原告是否能針對魯莽行為請求懲罰性的損害賠償?
    倘若原告能夠清楚明白且令人信服地證明被告的行為是出於惡意的,則加州法律是允許原告請求懲罰性賠償的。
    在加州法律的定義下,所謂 “惡意” 包括 “被告的可鄙行為,蓄意並且有意地漠視他人的權利或安全 ”。
    因此,針對被告的魯莽行為,加州陪審團通常是會裁定允許懲罰性賠償的。

    3. 原告自願承擔風險
    “自願承擔風險” 是法律的用語,其將受傷的責任,轉嫁給那些自願從事運動或其他具有潛在風險的活動之人。
    然而,法律規定自願承擔風險的範圍應僅限於那些在活動當中可預期會出現的風險。
    例如: Phil是其高中美式足球隊的外接手。他承擔了他隊球員對其擒抱所可能造成的傷害的風險,即使該擒抱是一過失行為。然而,對方教練放任其球員以鋼盔相互衝撞,並在擒抱過程中因為安全衛員壓坐在Phil頭上,造成其腦部受傷。
    此時,這些風險並非Phil所應該承擔的。他得向對方教練或者對方學校、學校行政區請求懲罰性違約金。
    4. 是否得對魯莽行為之人提起刑事告訴 ?
    或許可以,端視該行為是否違反加州的刑事法規,而該法規是以過失行為為前提。
    但請注意,該行為必須是超越合理的懷疑違法行為。
    在民事訴訟當中,僅需以優勢證據來證明該魯莽行為及其他的違法要件(對於懲罰性賠償,則須清楚且令人信服的證據)。
    一般說來,魯莽行為可能會引起民事及刑事責任,包括但不限於:
    攻擊與毆打
    危害兒童
    最酒駕車致人於死
    性侵害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