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Jan
  • 賄賂移民官
  • 1/25/2018
  • 案例:
       張瑞(化名)九十年代來美國留學,在東部的一所知名大學攻讀經濟學博士學位,當時他發現美國的經濟正在走下坡,所以就 和很多“海歸派”一樣決定等到畢業後回國發展。在張瑞畢業前,一個好心的朋友提醒他爲了將來的後路和更好的發展,最好是申請到美國的公民再回去。其實當時 他已經與一位美國公民結了婚、拿到綠卡了,但他的綠卡才兩年多,還要多等一年才能符合資格申請美國公民。張瑞為了自己的事業,也是覺得還是有個美國公民的 身份比較好,剛好他在中國大陸的同學為了找好一份工作,當時中國國內有一家很大的投資公司要請他回去做投資顧問,所以他不想在美國苦等下去,急於要回國。
       
        張瑞的朋友向他介紹了一個門路,說是不需要等很久就可以拿到美國公民的身份。這位朋友聲稱他在東部讀書的時候,認識了一家移民顧問公司的老板,這位老 板與維吉尼亞州移民分局的副局長關係很好,只要請他們代理處理這個事情,就不用擔心。後來張瑞花了五千塊請這個朋友找那個律師行幫忙,沒想到兩個禮拜後, 他就拿到了美國公民的身份,然後高高興興地回國了。
       
       張瑞在中國的發展非常快,他自己在幾年內成為了中國非常成功的基金管理 人,他也代表了不少的中國大企準備到美國證券市場上市。有一次,張瑞帶著一家中國上市公司的主管來與華爾街的金融專家會談,誰知道,當他進海關入境的時 候,就被移民局扣押住了,說他在2003年的時候進行移民欺詐,他被當場逮捕,隨身攜帶的美國護照也被當場沒收。

    分析:
       原來,在2005年的時候,當時維吉尼亞州移民分局的前任副局長思費德(Robert Schofield) 被人舉報,他利用自己的職位,批了近二百多個不符合條件的綠卡和公民申請者。當時張瑞的案子之所以能快速審理就是透過此關系而達成的。

        2006年,Robert Schofield自己承認了賄賂罪和欺騙政府罪,并且將他所違規審批的二百多宗案件逐一遞交給執法部門處理,政府針對這些案子一方面執行吊銷行動,另一 方面對理應知情而賄賂移民官的人士進行刑事起訴。在這種情況下,即使這些新移民拿到了美國公民的身份也會被吊銷,而且由於欺騙過政府,當事人永久不可以調 整身份,就算將來有其他合法的理由,如與公民結婚、職業移民等,也都是永久不可以申請美國身份的。

       不少參與付錢給思費德來加速辦 案,或者提供不實資料,或者根本是花錢買身份的人士,也因為知情而參與而被刑事起訴。雖然這個申請案件都是在2002年至2004年發生在維吉尼亞,但是 一旦聯邦政府正式提出刑事起訴,美國的所有執法機構都會收到秘密的通緝令,這些被起訴的涉案人從其他地方進入美國入境時,都是因為聯邦政府的刑事起訴案而 在入境關口當地逮捕,然後引渡回維吉尼亞聯邦法院進行審理。

       針對移民欺詐的刑事指控,張瑞可以用自已并不知道他的公民身份是非法得 來為辯護理由。但是,檢方可以用“理應知情”的方法來證實張瑞是明知故犯,因為每個人都理應知道與公民結婚後,持有三年綠卡才可以有資格申請公民。此外, 許多被告誤以為聯邦政府的刑事起訴已錯過了追溯期。其實,聯邦刑事案件大部份的追溯期犯罪行為發生時或發現有犯罪行為時三年內必須起訴,一旦檢方提出刑事 起訴,刑案就沒有追溯期的限制,所發出的通緝令也是永久性,直到被告被逮捕為止。

    教訓:
       很多時候,我們覺得 美國不會秋後算帳,可是對於聯邦的案件,尤其是透過特殊關係而獲得身份的案件,一旦東窗事發,美國政府還是會窮追猛打。有時不要以為犯了案子沒有被起訴, 其實已經起訴了卻不知道,只不過時候未到而已。另外,在申請移民身份時不要相信任何特殊管道,不要誤以為靠特殊關係辦成就沒有問題了,一旦被發現,輕者, 自己合法得來的身份都有可能被吊銷,并影響到以後調整身份的機會,重者,還會被指控移民欺詐罪而面臨三年以上的牢刑。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