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Jan
  • 危及移民的犯罪
  • 1/25/2018
  •        在一九九六年開始實施的新法例規定,有服牢刑一年以上者,在牢刑結束後,都交給移民局驅逐出境。許多刑事犯罪記錄都會引致被移民局驅逐出境,或在申請調整身份或公民入籍時被拒絕的命運。
           此外,一些輕罪案件因爲屬於道德品格不佳類刑的行爲(如色情,家庭暴力等)也會有一些影響,因而,在處理刑事案件時,新移民要格外小心,一定要聘請專門處理刑事案件的專業律師。

    三類犯罪將影響移民

    案例:
       小葉(化名)、小陳(化名)和小馬(化名)三人是在大學里讀ESL課程時 認識的好朋友,畢業工作之後,他們都有聯絡,時常就會聚一聚。有一次小馬的生日,他們到一家酒吧去慶祝,那天小馬的女朋友穿的很性感,旁邊桌有個喝醉酒的 人不斷過來調戲她。小葉和小陳看著不順,就想教訓他一下。等這個醉漢出去到停車場的時候,他們便拿起球棒將對方打倒在地。酒吧的老闆知道後,馬上報了警, 警察來了立即將這三個人同時逮捕,並調出錄影帶看到他們三個打人的情形,小葉、小陳和小馬被指控用致命武器攻擊罪,按照加州的刑法,他們將面臨十六個月至 三年的牢刑。由於他們沒有前科而且是臨時起意,雖然檢察官要求判十六個月的牢刑,可是法官認為他們承認態度不錯,所以後來同意了365天的牢刑。

        這個事情發生之後,小葉、小陳和小馬三人覺得這是自己在外面闖的禍,不想讓家人知道,而且他們的刑事律師跟他們說如果被判一年的牢刑,最多在監獄里就 是呆兩個月,因為監獄里人滿為患,最多兩個月就可以出獄了,所以他們三個年輕人都騙家人說,他們去拉斯維加斯打工兩個月,之後再回來。沒想到,一進到監 獄,馬上被問到移民身份的問題,他們三人都不是美國公民,等到他們服完刑後將會送到移民局監獄,面臨移民局的驅逐。由於移民局向關禁他們的地方監獄放置移 民局扣押令,并且送往移民局後他們會因為被判一年以上的牢刑而被吊銷他們的綠卡身份,此時,他們知道紙包不住火而不得不通知了家人。這三個年青人分別來自 越南、中國大陸和香港,他們都全家移民到美國,如果驅逐他們回出生地,他們再也無法再到美國與其它家人共同生活。於時,他們的家人想辦法保釋他們,但問遍 所有的移民律師,答案都是一樣,被判365天以上的牢刑屬於嚴重性的重罪,就算有美國綠卡,都會被移民局驅逐出境。

    分析:
        在過去幾年,由於美國經濟不好,大家都會怪罪於沒有政治力量和政治聲音的非法移民,其中最嚴重的有一個“287(g)計劃”,要求美國的地方執法機構 如縣監獄及各地市警局與移民局配合,驅逐所有具有犯罪記錄的非美國人士。在驅逐對象中,第一類是涉及到販毒、非法持械等罪名的重罪,不管被判多長時間的牢 刑,當事人自己主動認罪或被陪審團裁定有罪的話,在服完刑後都要被吊銷綠卡、驅逐出境。第二類是嚴重性的重罪,無論以何種罪名認罪或被定罪,如被判罰 365天以上牢刑,或者案件的受害人損失超過一萬美元以上,在刑滿後也要吊銷綠卡而送往移民局進行驅逐出境。第三類是道德敗壞罪累犯者,如商店偷竊罪、色 情妓女罪、家庭暴力罪等,這些當事人雖然沒有被判365天以上,但是屬於道德敗壞罪,如果犯罪有兩次以上,也等同嚴重性重罪而要被驅逐出境的。
       
        有些時候,一些新移民在觸犯刑案時并沒有真正坐牢,或者在認罪後十多年來多次進出美國國境都沒有問題。但是,近幾年來,隨著“287(g)計劃”陸續 在全美各地推廣,現在只要民眾被關進了當地的中央監獄,執法機構都會查問這些嫌犯的移民身份背景,只要發現他們只有綠卡、不是美國公民,或者根本沒有合法 身份,而他們所面臨的刑事案件罪名將來的判罰可能符合移民局的驅逐標準時,他們就會放置移民局的扣押令,指示監獄當局在被告刑滿後將被告送到移民局去驅 逐。

       二年前,美國最高聯邦法院在一宗名叫派迪拉(“Padilla”)案例中裁定,律師在刑事案件中必須要跟當事人(被告)解釋這 些罪名如成立的話會給當事人的移民身份帶來哪些影響。法官在接受刑事案件的被告認罪時,必須明確向被告解譯他們的認罪一定(will)會導致他們被驅逐出 境,而不是他們有可能(might)被驅逐出境。但現實案例中,太多美國的刑事律師根本不懂得移民法,往往給被告錯誤的信息,或者干脆將這些責任推給移民 律師,但是,一旦認了罪,移民律師發現當事人已主動認罪或被陪審團判罰有罪,且罪名及刑罰已無法更改,在這種情況下,保住當事人合法身份的機會已因為刑事 罪名已定而大勢已去,當事人不得不面臨被驅逐出境的命運。

    教訓:
       在遇到牽涉到移民局扣押令的案子時,一方面 要聘請真正瞭解移民法的刑事律師來處理,另一方面因為非美國公民的刑事案件當事人因為無法承擔被定罪的風險,而應盡量避免打陪審團來結案。因而,處理非美 國公民的刑事案件要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即不打陪審團而保住自己的移民身份,必須聯合刑事及移民律師來出謀獻策,在與檢察官進行認罪協商時精準地達到保住 身份的目標。例如,我們在處理此案例,我們想方設法說服了法官,在解釋當時的刑事律師并沒有完全解釋清楚他們的移民影響的同時,還組織了家屬向法官陳情, 成功地將原來被判的365天改為364天,這樣一改動,用致命武器攻擊罪的判法就不是“嚴重性的重罪”,我們再引用移民法的判例,成功地向移民法官說明他 們的罪名并不構成嚴重性的重罪,并且他們家庭的原因而符合條件申請犯罪豁免。律師團隊在刑事法庭及移民法庭雙管齊下,才成功地協助這三個家庭留在美國生活。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