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Jan
  • 刑事保釋
  • 1/25/2018
  • 保釋金(Bail Bond)

       在被逮捕後,警方會向被告親友說明被告是否可以被保釋,以及保釋金的數額是多少。

       保釋金是用來向法院保證被告會在出牢後出席過堂或審訊,保釋金的數額是根據當時被指控的罪名而定的,如果被告有法院或其他執法部門如移民局的通緝令在身,或有充分理由懷疑被告在被保釋出去後會逃庭,警察可以不讓被告保釋。
           
       在確定保釋金後,被告親友可以向警察局交納保釋金的全額,一般警察局只收現金或現金支票,而不接受個人或公司支票或信用卡.如果親友交納全額保釋金,不管被告案件結果如何,只要被告如期到庭,這筆保釋金將如數退還,除非被告同意將保釋金用來做罰金。如果親友無法籌集到全額的保釋金,可以透過保釋公司來辦理保釋,但是要支付百分之十的費用,此費用是不能退還的,並且保釋公司還會要求親友用房屋或汽車作為抵押.如果被告沒有被保釋出去,法律規定被告在被逮捕的四十八小時內(週末及假期除外)就必須過堂。
           
       到法院時,被告可以要求法官降低保釋金,或免除保釋金。法院在處理保釋金時的考慮因素包括以往的犯罪記錄、案件的嚴重度、被告出獄後逃避被起訴的可能性,出獄後是否會傷害到其他人等。辯方律師可以在法庭上要求法官減少被告的保釋金,或因為被告逃離的可能性不大,而要求免除保釋金。不過,法官可以拒絕減少保釋金的要求,或拒絕讓被告保釋出外。

    案例:
      馬先生(化名)在美國的一所大學讀博士後,他的太太和三歲的小孩一起在這邊陪讀。畢業後,由於他的專業是數學,很偏門而比較難找工作。在工作壓力大的情況下,馬先生卻發現他的太太在網上認識了一個異性朋友,有不尋常的關係,他查實後就勃然大怒,動手打了她。在他們吵鬧的時候,小孩子在旁邊大哭起來,兩個人都沒有理會,旁邊的鄰居聽到雙方的爭吵聲及孩子的哭聲就馬上報了警。警察趕來時看到看到馬太太的嘴角有流血,就立即逮捕了馬先生,以家庭暴力罪起訴他,并將保釋金定為五萬元。

      因為馬先生以前只是靠做在大學做助教來維持生活,一下很難籌到這麼多錢。後來經朋友的介紹,說是可以找保釋公司幫忙,只需要先付五千塊錢就好。可是保釋公司堅持要價值五萬元的車子或房子來作抵押,但是他們根本沒有這些東西,在想辦法的時候就拖延了兩天。後來馬先生被從警察局帶到法院出庭,法官還是維持五萬元的保釋金,可是他還是找不到抵押品而保釋公司不愿意投保,在無法保釋的情況下,他就從法院轉到了中央監獄等候一次的出庭審理。這時他太太找到一位老鄉願意幫忙用房子作抵押,正要投保的時候,可是被通知不能獲保,因為移民局已放置了移民扣押令。

      雖然馬太太堅持自己沒有受傷而不願意起訴他,可是因為有鄰居看到馬先生打太太,所以他還是被定了罪。不幸的是,當時馬先生的外國留學生實習期(OPT)時效已經過期,他在移民局的檔案中是無身份狀態,在這種情況下,他也無法被保釋,在服完三個月的牢刑後,他就被轉到移民局。由於他的身份有問題,也不得不被遣送回國。馬太太的身份是F-2陪讀,由於他的先生身份不保,她也不得不帶著三歲大的美國公民子女一起回國。


    分析:
      對於一般的刑事案件,美國的法律制度剛開始會假設每一位被告都是清白的,這是“無罪推定論”,就是說民眾在認罪或陪審團判定前,他們都是假定是清白的。在這種情況下,當事人都有權利要求在審理過程中得到保釋,讓被告能正常地工作及生活。為了確保被告可以準時出庭,每一個地區的警察局和法院都要設立一個保釋標準,按照罪名的輕重度來定保釋金的數額。比如在加州,一般刑罰可能在一年以上的重罪的話,保釋金會被設定在一萬塊以上,而牢刑最高不到一年的輕罪有時可以不需交付保釋金,警察直接向被告遞交出庭通知。所以,一旦法院確定了以某項罪名而逮捕當事人,他們在保釋的表格中就會知道保釋金的數目。如果警察認為保釋金不夠,比如說覺得當事人放出後會傷害受害人或會逃走,他們可以要求法官提高保釋金的總額,這樣被告就更難被保釋出來。

      民眾可以通過兩種方式繳付保釋金:第一種是他們可以通過現金的方式,自己籌錢,比如本案例中馬先生的保釋金是五萬塊,如果他自己籌到了這些錢交給警察局,案子結束後,不管他有罪、無罪,只要他們如期出庭,這些錢都可以退回給他。第二種是通過保釋公司,他們可以幫忙提供五萬塊的保釋金,可保釋公司要收取一定的費用,通常是保釋金的百分之十,而且投保人要有足夠金額的抵押物,如價值五萬塊的房子或車子,因為萬一當事人逃走了,保釋金會被法院沒收,他們可以要求投保人或擔保的人士用抵押物來彌補保釋公司的損失。

      在法院的部份,辯護律師可以依據被告當事人沒有犯罪前科,被保釋出不會對受害人或證人造成傷害,及在美國有車子、房子、家庭等證據來證實當事人不可能會逃走,向法官爭取到“OR(免收保釋金)”,或者要求法官降低保釋金。但如果當事人犯罪情節比較嚴重或在監獄中繼續通過電話等各種方式騷擾受害人或證人,法官仍然會提高保釋金的數額。

      近幾年,司法部推出了一個“社區安全計劃”,警察局尤其是中央監獄也會調查被告的身份。如果當事人一旦被轉到中央監獄,就有可能被移民局查證身份,如果不是美國公民,就算是綠卡,根據美國一九九六年的移民改革法案,如果被判刑一年以上或者損失一萬塊以上,當事人就會被吊銷綠卡。在這種情況下,移民局會先放一個移民局的扣押令,就算在刑事庭被保釋出來,也會被轉到移民局的。如果被告不是美國公民,最好儘快在警察局或者出庭的時候被保釋出,如果到了中央監獄就會出現像馬先生這樣的狀況,有可能被驅逐出境。

    教訓:
      美國雖然是個法制國家,但也是金錢至上。如果有錢,保釋的就比較容易;如果沒有錢被保釋,當事人就會在監獄中候審,不過,這段時間也會被算作服刑的時間。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