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Jan
  • 妨礙公務
  • 1/25/2018
  • 妨礙公務/司法 (Resisting an Executive Officer)

    定義
      加州刑法典69規定了妨礙公務罪。它是刑法典148更嚴厲的版本。不同的是,刑法典69下的妨礙公務罪既可以按照輕罪起訴,也可以按照重罪起訴。檢查方必須證明如下要素,才可以將被告定罪:
      第一, 蓄意的,非法的以威脅或暴力方式試圖阻嚇或防止公務人員進行合法的公務活動;並且
      第二, 非法的以威脅或暴力方式抵抗公務人員的合法公務活動。
      這裡的威脅既可以是行為的威脅,也可以是語言的威脅。法律並不要求被告真正意圖實施他威脅的內容。只要被告意圖使被威脅的公務人員認為他的行為是威脅就足夠定罪。另外,“暴力方式”並不要求被告造成公務人員的傷害。即使是非常輕微的身體接觸,只要是以粗暴,憤怒,或者冒犯的方式進行,都可以成為“暴力。”
      公務人員(executive offer)的定義十分廣泛,包括所有的執法人員,比如警察,法官,檢察官,辯護律師,和其他民選的官員。

    刑罰
      根據案件的情節和被告的犯罪記錄,此罪既可以輕罪起訴也可以重罪起訴。如果是以輕罪起訴,被告面臨最多1年的監禁和最高10,000美元的罰金。如果是以重罪判刑,被告面臨16個月至3年的監禁和同樣的罰金。

    辯護
      辯護律師有多種途徑為妨礙公務罪的指控進行辯護。辯護律師可以辯稱警察或其他公務人員的行為違法。如果公務人員進行非法活動,被告抵抗或阻止公務人員進行違法活動的行為不能被認定為妨礙公務罪。同樣,如果公務人員使用過度的暴力,被告有權利進行自我防衛。被告的正當防衛行為不應被判罪。另外,妨礙公務罪可能被帶有偏見的警察無理的提出。律師可以通過調查,試圖證明警察的指控是沒有根據的。


    案例:好漢不吃眼前虧
       在外州一所大學任教的陳姓教授趁暑期來到華人眾多的蒙特利公園市華人區旅游,當他行駛到嘉偉街(Garvey)和嘉輝街(Garfield)交界處要左轉北上時,前面的車子太多停了下來,他也跟著停下來,結果車子被卡在路中間,動彈不得,西向直行的車輛也因為他的汽車擋在路中而無法行駛。更不幸的是,他後來跟著一輛警車。警察閃起警燈將他攔下,說他是妨礙交通。當時,他很生氣,主要因為前面的車停住不走,動彈不了,他才被卡在路中心,并非他有意妨礙交通,而是他沒有想到會停在路中間的。

       警察讓他在罰單上簽字,他認為這是沒有道理的,便不聽警察的指揮,並堅持說警察這樣的做法是不對的。他聽過很多這樣的案件,這位教授認爲警察對新移民這樣子也許可以,可是他已經是一位長期在美居住的在大學院校的教授,他覺得警察非常沒有禮貌,并且這位白人警察很明顯地在有意吊難他,便當街與警察爭辯起來。

       看到此時情形,這個白人警察又叫了兩個其他的警察來支援,這位教授還是認為警察在欺負人,並堅持要見上司,沒想到警察們不理會他。陳教授覺得他并沒有錯,這些警察可能找來更多警察來壓他,他覺得這些老外警察真是欺人太甚,他想自己在課堂上面對許多老美的學生都駕輕就熟,便準備與三位警察理論一番。這時其中一位警察抓住他的左手給他上手銬,他一氣之下想辦法用右手推開警察,這時另外一個警察立即上前將他撲倒在地,將他銬上手銬帶回去,並以妨礙公務罪逮捕他。這位教授除了會面臨六個月的牢刑之外,如果罪名成立,他還會因爲有了犯罪記錄而丟掉大學教授的工作。

    分析:
       在華人社區,很多人與警察打交道的時候,他們覺得警察畢竟是納稅人付的錢,是納稅人的褓姆,警察就應該為納稅人主持公道。但是,在美國與警察打過交道的華人許多都認為,他們并非任你指使的褓姆,而是隨身攜帶致命武器,身穿著制服并且隨時可以動槍或用手拷逮人的”冷面殺手”。雖然大部份警察都是非常專業的, 但是八成以上與美國警察打過交道的華人都對美國警察沒有好感。其中一個原因是,美國警察素質過低且培訓是相對比較有限的。警察的基本標準是高中畢業以上,經過無犯罪記錄的背景調查,考試通過后即可做警察。考試的内容也是基本的高中英語、數學等,錄取之後,經過六個月的培訓,然後經過POST的考試,就可以成爲警察。六個月的培訓中,四個月屬於體能訓練,兩個月才是真正學一些法律知識的培訓。因而,有時我們刑事律師在看警察寫的報告時,發現他們的語言不通,錯別字連篇。

       不過,加州刑法對警察的保護非常嚴謹。加州刑法148節規定,如果當事人知道這個人是執法人員或救護人員,在他們執行公務的時候,妨礙、阻止或拖延他們的行爲將會被指控為妨礙公務罪,將會面臨六個月的牢刑。
       
       很多華人在與警察打交道時,覺得警察偏信一方或覺得自己受到不公平對待時,就跟他們要與他們“據理力爭”; 有些新移民由於身份黑掉,怕被警察抓到送到移民局,當被警察攔下時,就逃走;有些人被警察抓到,擔心被親友發現或避免犯罪記錄而拒絕提供自己的真實身份,或提供了不實的駕照,護照等身份證明; 或者在逮捕過程中拒絕上手銬、上警車,拒絕打指紋;或者在被警察開交通罰單時,拒絕在交通罰單上簽字等等,這些都屬於妨礙公務的行爲。

       通常,辯護的理由包括警察的逮捕是非法逮捕,或者自己并不知道他們是執法人員,或者他們并非執行公務。另一類理由是反抗屬於正當自衛,比如,警察用武過度,自己被警察掐脖子就快死去了,這種情況下,就可以合理地採取自救措施。

    教訓:
        美國警察的訓練雖然有限,但他們的權力卻很大。真正要跟警察打交道,不論簽交通罰單時,或覺得警察辦案不公時,我們可以通過合法的渠道來處理。一是,在法庭上,可以在法官面前論理,而不是在道路中間和警察爭論;二是,聽從指揮非常重用。警察往往都會敵視對方的反抗,警察的培訓就是假定所有的人都是危險分子。我們的抵抗會被誤以爲是吸毒後行為失控、不聽從指揮等,很有可能是我們新移民聼不懂警察的指揮或者認為自己有理;三是,如果認爲警察辦案不公,我們可以向警察的監督部門,如内部調查局、檢察官辦公室或FBI進行舉報,這種情形可以要求内部調查。如果警察用武過度,導致受傷,我們也可以在事後聘請民權律師控告警察和警察局,這種方法才能真正地替自己討回公道。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