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Jan
  • 校園暴力
  • 1/25/2018
  • 案例:
        一名亞凱迪亞的高姓同學,剛從大陸移民來美國,他個子不高、英文講起來也有口音,常常是同班同學嘲笑的對象。有個白人學生經常嘲笑他、恥笑他是“FOB”,後來他查過字典才知道“FOB”是嘲笑他是觀光跳船下來(Fresh off boat)的意思,很明顯是嘲笑他。他非常生氣,但是打也打不過,又不敢跟家長講,所以高同學自己去百貨公司買了把彈簧刀,作為自身的保護。

        有一次在課堂上,白人同學再次嘲笑他,高同學就拿出刀來展示了一下,想嚇唬嚇唬他。雖然那個白人學生被嚇跑了,接著向學校報了警。 校警找上門來,翻出了那把刀,高同學也承認是他把刀帶到學校來,因為那白人同學總是嘲笑他,一是給對方看看不要讓他再欺負自己,二是如果打起來,他起碼有刀可以做正當的自衛。他也找到其他幾個中國同學替自己證明那個白人同學總是嘲笑他,他已到了忍無可忍的情形,所以才有這樣的行為。盡管如此,校方並沒有抓這個白人同學,反而報警將高同學抓去,並且通知他家長學校將開除他,因為他已違反了學校禁止武器的零容忍政策,同時,警察局還將此案移送到青少年法庭,檢方指控他在學校非法擁有武器,面臨六個月的牢刑。

    分析:
      自從十多年前,俄亥俄州哥倫巴高中學校發生校園學生槍殺事件之後,全美各地的學校對校園內學生帶武器為最大大的安全顧慮。近年越來越多的暴力案件都發生在高中、初中,不少成長在電子游戲年代的學生動不動就開槍,使學校對武器及槍械風聲鶴唳,因而,各地也紛紛立法來保護校園的安全。加州的立法機構領先其它州,採取了零容忍政策,也就是說,學校對學生被發現攜帶武器返學的行為不會采取任何寬容的態度,只要發現學生攜帶任何武器或槍械,校方除會馬上開除當事人學生的學籍而不允許學生接近校園外,還必須報警並最後送交刑事法庭刑事指控學生及其家長。

      每一位民眾在成長過程中避免會難一些錯,很多時候學生犯錯都會給予改過的機會,但在兩方面學校是不會給改過的機會的,一是槍械方面,學校不會採取容忍的態度;二是恐嚇的行動,有時學生爲了怕考試,故意放出學校有炸彈的假消息,或者認為哪個老師對自己不公太平,便打電話、發電子郵件或信息恐嚇老師,這也是不能容忍的,因此,學校對恐嚇和武器的行動都是不能容忍的。

      有時,學生帶武器去學校是無心之過。做學校勞作項目時,需要用刀,做完後就忘記從書包拿出來;或者有時生日禮物,父母送自己玩具槍,就拿去學校向同學展示,可是這種就算是仿真的玩具槍、彈簧刀、蝴蝶刀等,只要有可能造成他人受傷,都屬於武器。學校只要發現,他們都會將學生開除。但是家長有權利向學校就學生的開除問題要求聽證人,請求學區教委能夠給小孩子繼續讀書的機會。另外,在青少年法庭上,如果學生并沒有傷害到人,純粹只有帶武器到學校,辯護律師也可以向法官求情,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做義工來彌補錯誤等。


    教訓:
      家長應該跟小孩子隨時保持溝通,瞭解自己的小孩子在學校裡受到哪些不公平待遇,希望他們可以及時向自己反應。如果覺得學校有哪些不對的地方,可向學校校長辦公室或老師反應。要教育小孩子千萬不要自行自發,拿刀、拿槍保護自己,否則會成為校園零容忍法規的犧牲品,而錯送子女的大好前程。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