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Jan
  • 賭城通緝令
  • 1/25/2018
  • 賭城通緝令 
          紐約高先生從台灣回美國,在入境時被移民局扣住,聲稱是他有通緝令在身,原來他去年到賭城拉斯維加斯玩時向一家賭場借了五千元,後來沒有還錢給賭場。

            內華達州的法例大都保護賭場的利益,賭場會讓賭客輕易獲取到貸款來繼續下賭,但是,如果賭客不還錢,內華達州的法例規定欠錢不還是刑事罪。賭場可以將賭客簽署的MARKER(欠條)交給檢察官辦公室,檢察官辦公室會在全美的犯罪資訊中心網(NCIC)放置通緝令。被通緝的賭場債務人必須償還所有的債務才能取銷通緝令,否則會被引渡到內華達州接受刑事起訴。

             前往賭城的民眾應注意:
             賭博一定要有節制,不要隨便簽MARKER 或借錢賭博﹔
             如果欠賭場的錢,應盡快與賭場協商解決欠債的問題;
             如果拖欠的時間較長,很可能賭場已交付檢察官處理,在出國前應向刑事律師查詢是否有通緝令﹔
             如果在入境時因為賭場通緝令被警方扣住,應盡快與刑事律師聯絡,與檢方協商取銷通緝令,避免被引渡到內華達州。
            在償還欠款後,確定刑事案件已被撤銷,以免影響將來的移民身份。
            
            越來越多的華人前往賭城拉斯維加斯(Las Vegas)享受博彩娛樂。博彩產業是拉斯維加斯的經濟支柱。因此,為了保護博彩業的利益,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所在的州)制定了嚴格的法律來嚴懲在賭場欠下賭債不還的人士。若在拉斯維加斯的賭場裡欠下賭債,除了民事賠償責任之外,還會受到刑事指控。

            通常情況下,如果顧客向賭場借錢,賭場會要求顧客簽署一個借條(Marker)。借條看上去很像支票。不同的是,借條上的有關條款要求借款者必須按規定還款,不然會受到內華達州法律的制裁。同樣,如果顧客向賭場支付金額不足的支票(bad check), 一樣會違反內華達州的法律。一旦發生欠款,顧客必須盡快與賭場協商解決辦法,以避免刑事起訴。

    刑罰(Exposure)
            在拉斯維加斯,如果顧客拖欠賭場的債務數額超過250美元,欠款者會受到重罪(felony)指控。內華達法院會發出通緝令通緝欠款者,並且要求欠款者在一定時間內到內華達法庭接受審理。才外,法官還有權利要求欠款者交納罰金或者在監獄服刑。一旦法院發出通緝令,警察便有權利隨時逮捕欠款者。即便欠款者前往其他州,也會被當地的警察逮捕。被捕後的保釋金有法官自由決定。法官會考慮欠款人的犯罪記錄以及其他因素來決定保釋金的數額。另外,如果欠款者是非公民的情況,欠款者還可能被遞解出境。另外,如果欠款者持有內華達州的駕照,內華達的車輛管理局還可能吊銷欠款者的內華達駕照。

    辯護(Defense)
           欠款者應當及時按照通緝令的要求到法庭出面,以請求法院撤銷(quash)通緝令。撤銷通緝令是指請求法院將通緝令從全國電腦數據庫中取出。否則,警察依然有權利隨時逮捕被通緝者。
           然後,在有些特殊情況下,即使欠款者親自到法庭出面請求撤銷通緝令,欠款者還會被關押。這些特殊情況包括欠款者有惡劣的犯罪記錄,欠款者屬於流竄犯,或者對前款的行為沒有任何合理的原因,等等。如果欠款者認為情況對自己不利,最好聘請律師與自己一起出庭請求撤銷通緝令。
           如果法院以欠款者沒有按法院要求出庭的理由發出通緝令,那麼通緝令必須在欠款者沒有出庭起45日內發出。如果通緝令發出日期超過此期限,那麼通緝令應當被收回(recall)。


    案例:欠賭債被逮捕:賭城通緝令

      陳先生(化名)是從上海來的房地產的開發商,十年前他在洛杉磯呆過一段時間,然後回到上海開展從事房地產開發事業。經 過幾年的努力,事業做得相當成功,在過去幾年間,他經常帶著生意上的朋友來美國玩。五年前,他陪同客戶朋友在拉斯維加斯的一家賭場豪賭一場而一下輸掉了兩 百萬,但是賭場的接待人員和陳先生都很熟,就跟他說他是老客戶,知道陳先生的信用不錯,只要簽一些文件,賭場就會借他二十萬美元的賭注讓他先用。陳先生一 聽,覺得周轉一下也好,畢竟他也想讓陪同來的客人玩得盡興一點,所以就同意了這個做法。賭場的招待員就拿出了一張上面印有他名字的支票,但收款人為賭場的 欠款支票,聲稱這是作為還錢的保證收據而已,請陳先生簽個字。陳先生沒有仔細查看就很爽快地簽了,接待員很快就幫他拿到了二十萬元的籌碼。他再繼續去賭, 可是不到一個小時又很快地將這批籌碼也賭輸了。

       陳先生的兒子在洛杉磯地區的哈崗讀書,後來賭場寄信到他家來追債,他兒子就將資料轉給陳先生。因為近幾年中國房地產生意沒有以前那麼火熱,陳先生問了幾 個朋友借錢周轉一下,可是還是一時籌不到這筆錢還債。他也問了一個做破產的律師朋友,想知道這個事情嚴不嚴重。這位律師朋友也跟他說,欠債不算什麽,有錢 還當然很好,可是如果沒有錢就一直拖著,頂多就是壞了信用,可是他也不在美國發展,所以是無所謂的,大不了就宣布破產,將這些賭債全部清光。陳先生聽了之 後覺得也是,就忙自己的事情了,對賭場欠款一事置之不理。

       今 年年初,陳先生再次來美國過年,而且有一個很大的生意夥伴與他一起過來。在洛杉磯機場過關的時候,沒想到他的朋友順利過關了,可是他卻被海關攔下來,因為 移民官發現陳先生有通緝令在身,移民官馬上通知洛杉磯警察局將他逮捕。後來,陳先生找上刑事律師,才知道這個通緝令來自內華達州的, 涉及到五年前他在那 家賭場欠下的二十萬欠款。原來,拉斯維加斯的賭場知道陳先生不想償還欠債,所以就將他簽的“欠款支票”(MARKER) 轉交給了賭城所在的克拉克地檢署處理,地檢署馬上提供刑事起訴而發出了全美的通緝令。經過律師的力爭,陳先生的家人馬上付了欠的二十萬,再加上百分之十的 利息,還有兩千多塊的引渡費,克拉克地檢署才取消該通緝令。刑事律師告訴他,賭場也不接受任何分期付款的方式,如果他不付清二十萬欠款以及這些手續費用, 他就會被引渡到內華達州,如果法院查實這個“欠款支票”是他本人所簽,他就要負起還款責任,否則他會可能一直被關在牢中候審。同時,由於陳先生所持的簽證 是觀光簽證,因為賭城的通緝令,移民局也會發放一個通緝令。如果他不付欠款,服完刑後,他就有可能被移民局驅逐出境,以後永遠都沒辦法再回到美國來。幸 好,他的刑事律師及時援救并且家屬馬上籌集足夠的資金,陳先生才安全脫險。不過,他的大客戶也因為此風波而不愿意再與他往來。

    分析:

      內華達州就是依靠賭博業來發展和收入的,為了保護內華達州賭場的利益,該州的立法機構通過各類法規來保護賭業的利益, 其中最具爭議性的法規就是將屬于民事的欠債案件強硬地變為刑事案件,使用政府公檢法機構來替賭場收債。 根據該州的法規, 民眾開給賭場的“欠款支票”就像個人開出的支票一樣,當賭客欠債不還時,賭場就會將這張欠款支票存入銀行,銀行會開出一張“NSF”(帳戶資金不足)的通知,該張欠款支票就會當成“跳票”處理。 此外,在這張欠款支票的簽字欄上面,會有一排排很細的字樣的英文聲明,其中有一句會寫著“如果不償還欠款給賭場,我願意接受刑事的起訴”,賭客為了申請到更多的籌碼也不會仔細查看這些文字。許多賭客英文不懂,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簽的文件具體內容是什么也不清楚。

       以往賭場都將這些賭債交給收債公司來處理。但是近來的十年間,賭場都紛紛利用這項法規將欠款支票交給檢察官來處理。由于涉及到賭債所發出的通緝令與其他 執法機構發出的通緝令都是一樣的,很多地方,如紐約州或加州, 等地的執法人員一旦逮捕了當事人時發現是賭債,都不願意執行通緝令。為此,近年內華達州通 過法規願意補償其他州由於引渡所產生的所有費用。其實這個引渡費用,在審案的時候,也會強加給當事人。

       在過年過節的時候,很多人都會到賭場玩,賭起來就毫無節制,不斷地向賭場借錢。可是如果使用“欠款支票”獲取籌碼時要記住:第一,如果欠支票不還錢,宣 布破產免除不了刑事責任;第二,如果盡早與賭場解決,還可以用分期付款;第三,如果這個案子送交到檢察官處理,就會變成刑事案件,除要還所欠的全額外,還 要支付利息及引渡的費用。

      許多來自中國大陸、台灣的生意人在拉斯維加斯借了賭場的錢,覺得自已住在亞洲,美國的賭場不可能越洋追債,而對債務置之不理。但是賭場通緝令一旦發出,就是永久性的,并沒有時間的限制,將來入境時會因為這些通緝令也影響到自己的自由。

    教訓:
      小賭可以怡情,大賭則會傷身。太多的賭城通緝案件就是因為賭客賭紅了眼而不顧一切,結果,后果不堪設想。 在假日期間,提醒自己的親友,賭博要有節制。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