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Jan
  • 跟蹤騷擾
  • 1/25/2018
  • 跟踪騷擾 (Stalking)

    定義
      加州的反跟踪騷擾法是全國範圍內最嚴厲和全面的。跟踪是指對別人的騷擾或威脅達到讓被騷擾的人對人身及家人的安全產生擔憂的程度。跟踪罪通常和家庭暴力聯繫在一起。加州刑法典646.9規定,檢方需要證明如下要素才能定罪:
      第一, 被告故意地(willfully),惡意地(maliciously), 和反复地(repeatedly)跟踪或騷擾他人;
      第二, 被告對他人產生了明顯的(credible)威脅;並且
      第三, 被告意圖通過跟踪騷擾使受害人產生對人生安全或家人安全的合理擔憂。

    刑罰
      跟踪騷擾可根據案件情節不同和被告的犯罪記錄,以輕罪或重罪起訴。如果被告跟踪行為違反了法庭的禁止令(restraining order)或者被告有之前被判處跟踪騷擾罪的前科,將必須按重罪起訴。其他情況下,檢方有權選擇如何起訴。
      如果被告按輕罪判刑,被告面臨非正式的probation,最多一年的監禁,和最多1000美元的罰金,針對被告的禁止令,或者可能的精神醫院看護。如果按照重罪判刑,被告面臨正式的probation,16個月到5年不等的監禁,最高1000美元的罰金,針對被告的禁止令,精神醫院看護。被告甚至有可能終身成為註冊的性犯罪者(registered sex offender)。另外,其他加重情節(aggravating factors)也可能加重量刑,比如造成受害人嚴重的身體傷害,或者攜帶武器。

    辯護
      錯誤指控:雖然跟踪騷擾罪是一項嚴重的指控,但是很多情況下,這項指控卻被指控人無理的提出。刑事律師通常在私家偵探的協助下查找所有的證據,比如錄音,手寫筆跡,或者DNA來證明被告的清白
      憲法權利:跟踪騷擾罪並不適用於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權利。
      不可信的恐懼:指控人對被告的恐懼是沒有理由的或者不合理的。被告律師可試圖證明被告根本沒有威脅受害人,受害人的擔心和恐懼是沒有理由的。比如,你僅僅是想對某人開玩笑,並且完全沒有試圖實施玩笑中內容,你將不會被判犯有跟踪騷擾罪。


    案例:好聚好散,避免跟蹤騷擾罪
      小馬(化名)在洛杉磯一所知名的大學讀書,他是家裡的獨生子,在國內一帆風順,家庭環境不錯,家人也都對他很好,送他來美國所念的這所大學也是一所私立學校。小馬的父親是中國大陸的一家上市公司老闆,希望兒子到時學成回國,可以回去接班發展家族的事業。
      小馬自少在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六個人的呵護之下生活得很順心,只要他想要的東西都可以得到。來到了洛杉磯的貴族學校後,他認識了一個來自于中國大陸的女同學雪莉(化名),她長得非常漂亮,家庭條件也挺不錯的。因為小馬學的是工程,系裡的女生本來就少,二十多個中國留學生中,只有三、四個是女生,小馬很快就發起進攻來追求雪莉,因為小馬長得很高大,家庭條件也不錯,慢慢地雪莉答應了小馬的追求,并與他發展成為男女朋友關係。後來他們就搬到一起同居住了一個學期。
      可是在同住的期間,雪莉發現小馬並不是自己理想的男友,他不僅嬌生慣養,而且沒有能力,什麽事都要問媽媽,最重要的是小馬很花心,不僅和同校的其它異性同學打情罵俏,還與以前的女朋友保持很密切的聯絡。經過幾次勸阻,小馬依然我行我素,雪莉決定和他分手,并決定下一個學期開始的時候搬了出去,不想再跟他住在一起。
      但是,對于自尊心很強的小馬來說,以前談戀愛都是他提出分手的,之前的兩個女朋友都是被他甩掉的,他喜歡挑戰,只要他想得到的一定要得到。所以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赢回雪莉的心。盡管雪莉已講得很明白要分手,但小馬仍不断地找她,一定要約她出去,可是她不愿意,小馬就不断到她上課的課室門外等她。 後來,雪莉換了地方住,但小馬仍不斷地發簡訊給她,雪莉仍還是置之不理。雪莉越不理會,小馬越覺得他被甩了沒有面子,反而變本加利地要贏回雪莉。雪莉發現 小馬已到了執迷不悟的地步,為避免影響到自己的學習,所以轉到另外一所學校。沒想到在兩個月之內,小馬還是找到她的下落,繼續用郵件、簡訊的方式不斷騷擾 她,一定要求她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否則他就死給她看或者同歸於盡。雪莉非常擔心也不知如何處理,便將小馬的事情跟她的父母講了, 家長覺得事態嚴重便來到 美國,找了律師,幫她女兒申請了一個禁止令,不允許小馬來繼續騷擾雪莉。
       自從雪莉和他分手後,小馬覺得自己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打擊,經常曠課,學習成績直線下降,最後學校由於他的成績太差而將他開除。他覺得自己被學校開除是 因爲了雪莉而起,他的犧牲很大,學業也沒了。在萬念俱灰的情況下,儘管他有一個禁止令在身,但他還是挻而走險,想辦法打探雪莉的下落。當他發現雪莉又找了 一個男朋友,小馬更加生氣。有一次,小馬跟蹤著雪莉,看到她和新的男朋友在一起,一氣之下,拿起鐵棒向這個男生打去,路人馬上報警,後來小馬被逮捕,除了 被指控用致命武器攻擊的重罪外,他還將被指控跟蹤騷擾罪,並且違反了禁止令,將面臨十六個月至兩年的牢刑。

    分析:
      在他人不同意的情況下,無休止地聯絡、跟縱,或騷擾他人,就構成跟蹤騷擾罪(STALKING)。當不愿意被接觸的一方向法院申請禁制令,并且法官同意此申請後,雖然“禁制令”屬於民事法庭,但是如果被禁止方依然直接或間接再次騷擾或聯絡被保護方,這類行為就算作違反了禁制令而演變為刑事案件。
      有些情況嚴重程度不如上例一樣,很多民眾已經說不希望對方再聯絡他們,可是對方仍然通過簡訊、電話等方式多次聯絡自己,這種方式叫“騷擾電話”,是屬於輕罪,可被判六個月的牢刑。
       很多民眾誤以為,只要堅持,有恆心,一定可以贏回對方的心。但是在美國,愛情是自由的,男方有選擇的權利,女方也有拒絕的權利。一旦男女的愛情已經消失 了,千萬不要想方設法去挽救。另外,也不能爲了面子,而產生一種“自己得不到,別人也休想得到”的念頭, 這種想法往往會導致更大的問題。

    教訓:
      跟蹤騷擾的案件常常發生在沒有走進社會或剛剛走入社會的人身上,他們的感情一旦出了問題,沒有辦法放得下,而且有可能是太迷戀而無法自拔。作為旁觀者,不論是家長還是同學,遇到這樣的事情,要儘量做中間的勸導人。
      現實社會與瓊瑤小說是有所不同的,在小說中,不斷地堅持有可能會打動對方的心,最後是個圓滿大結局。可是在現實社會中,如果感情已經消失,最好是灑脫地退出,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繼續跟蹤騷擾只會讓曾經美好的感情變成噩夢一場。
  •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