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Jan
  • 家庭暴力
  • 1/25/2018
  • 定義
           家庭暴力是華人社區常見的犯罪,同時也是一項非常嚴重的犯罪。由於東西方文化和家庭觀的不同,很多華人在無意中觸犯了這條法律。家庭暴力是一個廣義的定義,包括所有針對配偶,前妻/夫,子女,家庭成員,共同居住者,或之前的約會對象的暴力行為。針對這些對象的任何攻擊(assault)或毆打(battery)都是嚴重的刑事犯罪。家庭暴力並不要求受害人受到嚴重的傷害,輕推一把或者咬一口都可能造成家庭暴力犯罪。通常情況下,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是被告非常親近的人。他們由爭吵或其他原因產生衝突隨之報警。但是往往馬上改變主意想要撤銷指控。但是,家庭暴力案件一但被開啟,受害者便不能撤銷指控。即使受害者提出撤銷指控,檢訟方仍有權利繼續指控。

    刑罰
           加州刑法典243(e)(1)規定毆打配偶(spouse)的行為構成家庭暴力犯罪。這裡配偶的定義很廣泛,包括丈夫,妻子,男/女朋友,前夫/妻,未婚妻/夫,以及任何有約會關系(dating relationship)的人。
    針對配偶的暴力行為可以被以輕罪和重罪起訴。重罪判刑的人面臨罪多4年的州監獄監禁。輕罪判刑的人將面臨罪多1年的縣看守所關押。

    辯護
           錯誤指控:家庭暴力案件數量巨大,很多情況是是由於嫉妒或者爭吵而導致配偶無理指控被告實施家庭暴力。刑事律師可以協助調查事情真相,辯護稱被告並未實施暴力行為。
    自我防衛:如果被告在被配偶毆打攻擊時進行合理的自我防衛,則被告不能被判處家庭暴力犯罪。
    傳聞證據(Hearsay):美國最高法院和加州法院的判例使針對家庭暴力的辯護變得相對有利。最新判例中最高法院決定,在法庭上檢訟方不能使用受害者在法庭外的陳述(hearsay)。這樣,如果受害者不想與檢訟方合作出庭做證,則檢訟方可能沒有足夠的證據提出指控。

    案例:美國夢的克星:家庭暴力案
       葉培(化名)是來自大陸的留學生,在加州州立系統的一所大學攻讀博士。他的太太原來在國內是一家報社的編輯,後來到美國做陪讀。他們兩個有一個小孩,學校也提供獎學金讓葉培攻讀博士研究經濟學,他書讀得挺好的,很多銀行都搶他來分析中國的經濟走勢。葉培的太太雖然以前也是報社經濟版的編輯,可是來到美國後,她整天在家照顧一歲多的小孩子,就覺得很無聊,所以經常上網,因為葉培也比較忙,所以她漸漸在網上結識了另外一個異性朋友。經過一段時間的網戀,葉培的太太發生了婚外情。有一次,小孩子生病,他的太太在外面遲了好幾個小時才回家,葉培非常生氣,無意中打開了太太的電腦,發現了她和別人曖昧往來的電子郵件。

      等他太太一回來,葉培便怒髮衝冠,質問他的太太爲什麽要這樣做,拋開小孩子不管和別人出去約會。葉培的太太無言以對,只有說她自己在家太寂寞了,根本得不到先生的任何鼓勵,她覺得自己在美國沒有朋友、沒有家人。葉培根本不接受她所說的,兩個人吵著吵著就打了起來,在相互打鬧時,他們的小孩子看在眼里不知所措而大聲哭起來,旁邊的老外鄰居聽到哭聲後,便趕快報了警。警察一來發現一歲多的小孩子拼命在哭,夫妻兩個人有相互打鬥的情形,所以立即將葉培和太太一起逮捕,同時也將小孩子帶走送交給兒童福利局。

       葉培夫婦都被逮捕,每個人的保釋金都被定為五萬元,他趕緊找朋友花了一萬元給保釋公司將兩人保釋出來。雖然兩人都保釋出來等候審訊,但是,他們兩人都面臨著刑事起訴,如果家庭暴力的重罪罪名成立,他們將會面臨十六個月至三年的牢刑,他的學生身份也會因為重罪記錄而被吊銷。更糟糕的是,夫妻倆吵架,小孩子哭鬧地厲害沒人管,兒童福利局參與了進來,他們也會調查父母在照顧小孩子時是否有疏忽。如果他們認為夫妻雙方因為自己感情問題而疏忽照顧了小孩子,他們的孩子也可能會移交給寄養家庭來照顧。

    分析:
       很多華人誤以為夫妻吵架是自己的家務事,不關別人的事,可是其實在美國,這類事情並不是家務事。自從辛普森殺妻案發生之後,每一年美國婦女保護社團都推動立法機構重嚴懲罰家暴案件的施暴者,所以也許以前因為家裡吵架而報警,警察來了只是警告幾句就了事了,但是現在新的反家暴法規要求,警察在收到家暴的求救電話後必須要逮捕一方或同時逮捕兩方。有很多新移民在夫妻間吵架報警的時候,一方不想警察逮捕另一方,他們只是覺得想報警做個記錄或者怕事情鬧大了,請警察來維持一下秩序,讓對方冷靜下來,或者只是想請警察來警告對方,並不是想逮捕或起訴對方。

       家暴案件的重發率會很高,一旦先生打了太太一次,有可能就有第二次發生。百分之四十的謀殺案件都是由於家庭暴力而導致的,所以法律對家暴行為的懲罰越來越嚴厲。根據現行的加州法規,家暴案件的保釋金是在兩萬至五萬塊以上,並且一旦家暴案件發生,警察可以發出十天的禁制令,不允許涉案雙方居住在一起,在出庭時,法官必須依法命令被告方在審案期間不能接近受害方,一旦認罪或定罪後,被告在三年的假釋期間不得與受害方接觸,除非受害方出庭要求法官取消這些禁制令。施暴方需要上一年的課程,如果當事人不是美國公民,家庭暴力罪也屬於道德敗壞罪,會導致綠卡的吊銷。
       
       當知道報警後會引發這一系列的後果時,很多當事人就會改口或到法院求情。但是,到法庭向法官求情并一再表示不願意起訴對方,法官及檢察官依法不會理會他們的請求,畢竟,家暴案件在美國是公訴罪,并非臺灣或中國大陸的告訴乃論案件。雖然在亞洲地區,在被害方堅持下,檢察官可以不提起刑事告訴。但是,在美國,檢方或法官都不可能因為受害方堅持要撤訴而撤銷刑事起訴的。

       檢察官在處理家暴案件的時候,知道百分之六十的受害方都可以會改口,他們為避免證人及受害人改口而會找來家暴專家證實受害人作庭解釋他們為何會改口,這些專家向出庭作證證實,當時受害者及證人跟警察講的是真的,有照片和錄音帶為證,而在庭上的時候由於各種顧慮就改了口。

       古語說“床頭吵架床尾和”,在中國大陸或台灣,夫妻雙方遇到衝突時,找個朋友或中間人、長輩來疏通一下,就會沒事。 生活在美國的華人由於身份、經濟、感情等多種壓力下,一旦子夫妻之間有出現摩擦和衝突時,一方面大家都為自己的家庭及事業忙碌而無暇有任何可以交心的朋友,另一方面,家丑不可外傳的傳統下,礙於面子而不愿意求助他人,在矛盾囤積而無法疏通的情況下,就會引發成為家暴案件。

       很多當事人覺得自己的行為不是家暴,因為對方是女友、前女友或者是已經分手的同居人。可是在加州,家暴的定義是包括所有曾經與自己有過關係的人。很多時候夫妻雙方會同時被逮捕,因為法規中認為女方也有暴力的行為。夫妻倆如果有小孩子,而他們在發生暴力行為的時候,有小孩子在他們面前,警察會認為夫妻雙方不是稱職的父母,或者會在小孩子造成陰影,而會將小孩子送到寄養家庭,直到夫妻兩人完成家長教育課程,知道如何為人父母,然後才會將小孩子的監護權歸還給親生父母。

    教訓:
       家暴不是家內事,是屬於公訴罪,也不是亞洲地區的“告訴乃論”罪,并非當事人願意起訴就起訴,願意撤訴就撤訴。所以,一旦家裡發生矛盾,一定要避免衝突,也千萬不要動手,要多多溝通,千萬不要在小孩面前爭吵,最好找朋友,教會、寺廟等機構的輔導員從中調解,建立良好的溝通渠道,這樣才能讓美國的生活更加愉快。
  • 返    回